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

共享的不只是单车,还有未来的城市


Alex Steffen:美国未来主义者

导语:如何通过城市自身减少对未来资源的透支?Alex Steffen 展示了一些很有特点的基于社区的绿色方案,为我们达成我们的需求拓展了新的方法—同时也减少我们的开车时间。


以下内容为 Alex Steffen 演讲实录:

气候变化已经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并且正变得越来越沉重,因为我们知道,我们需要付出的比现在更多我们清楚,事实上我们之中那些生活在发达世界的人们,需要切实的去推进减排的工作,那已经,说的委婉一点,不能仅仅是纸上谈兵了。当我们看看真实情况,以及面临的巨大问题,会感到有点势不可挡的感觉,当棘手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都会试图寻找简单的解决方法,我认为这就是我们现在面对气候变化的所作所为,我们看到排放气体的来源-- 它们来自我们的排气管和烟囱等等,然后我们说,恩,问题就是,它们来自化石燃料的燃烧,因此,解决方法一定就是,把那些化石燃料换成清洁能源,虽然说,毫无疑问,我们确实需要清洁能源,我会向你提出如果我们,把气候变化问题,看做是清洁能源问题,那么我们实际上让自己偏离了解决问题的正确方向。

 

原因在于我们生活的星球正在快速的城市化,这对我们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但是,有时候我们已经很难记住城市化的程度了,到本世纪中叶,我们会有大约80亿的人口居住在城市,我们将不可避免的成为城市化物种,为了提供足够的能源去满足80亿人生活在城市,甚至是像城市的地方,像我们中现在生活在北方世界的人居住的地方,我们将不得不生产出惊人数量的能源,也许我们根本提供不了那么多的清洁能源,因此如果我们严肃的来商讨如何在这个不断城市化的星球上阻止气候变化,我们需要找到其他的解决方法。


这个解决方法,实际上可能就近在眼前,因为我们建造的所有城市都是机会,在很大程度上,每座城市自身就决定了其居民使用的能源量,我们趋向于把能源的使用想成一种行为方式“我选择把这盏灯关掉”但是实际上,我们居住的社区和城市的类型已经决定了我们会使用大量的能源,我今天不会向大家展示太多的图表,但是如果我们仔细看一下这张表的话,它能展示出许多我们需要了解的东西,举个例子,交通运输 一个主要的气候排放来源 在城市密度和城市居民排放到空气中的废气量之间是有直接联系的,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当然了 密度越大的地方趋向于低排放,如果你仔细想想,其实它并不是很难理解。基本上,生活中我们会选择不同的方法完成我们想做的事情,我们外出时会一跃而进我们的爱车,然后驾车去往目的地,通常我们选用机动性的方式去达成我们的意愿。但是当我们生活在高密度的社区时,我们会猛然发现,当然我们需要的东西都在我们的周围,因为最绿色的出行方式是你根本就不需要出行,不经意间我们的生活方式立刻变得更加绿色了增加社区的密度,当然是完全可能的。

一些地方正在做着类似新生态区的事情,正在发展一套全新的可持续发展的生活区,如果你了解这项工作,你会觉得它很棒,但是大多数时候,我们讨论的实际上是重新编制我们现有的城市网络,因此我们更多提到的是填充式开发: 即对我们现有的建筑和正在发展中事物不做明显的改变,城市改造: 即在我们现在已经使用的空间基础上,创造出不同种的新空间和用途。渐渐的,我们就会意识到我们甚至不需要去增加整个城市的密度,取而代之的是促使城市平均密度达到一个我们之前没有达到的程度,我们可以通过提高某些特定点的密度来达到这个目标,你可以把它想成帐篷的几个支撑杆,它可以切实的提高整个城市的密度。


 

我们发现,当我们去做的时候,实际上在一个可能安逸些的广阔地区,有几个真正高密度的地方就可以达到同样的结果,现在我们可能会发现有些地方密度确实很大,但仍然保有着他们的汽车,可是实际情况是,当我们在适当的条件下把人们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 一个门槛效应。当人们聚集在一个他们认为有家的感觉的地方的时候,他们会自然的停止开车,并且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都会放弃他们的车。这将节省一笔非常非常可观的能源消耗,因为从排气管中排放的废气,仅仅是汽车业造成气候变化的开端,其中还有汽车的制造,报废所有的停车场以及高速路等环节。当你可以解决掉所有上述环节,因为有些人根本用不到上述任何一个设施,就可以切实的减少90%的交通废气的排放。

人们在逐渐认同这个观点,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们接受了这种步行生活方式,人们认为大家的观念正在从拥有一个梦想的小家转变成拥有一个梦想的社区,当你把那些 我们正在普遍使用的通讯方式引入的时候,你会发现,我们的生活会有更多的选择。 其中就有一些交通选择,这是Mapnificent给出的一张地图,它显示了 从我家出发,在30分钟内乘坐公共交通可以走多远,有一些是靠走路的,它还并不是各方面都很完美,这是个谷歌的步行地图,我问它如何去大Ridgeway区,它告诉我通过Guernsey,它并没有显示这条线路,也许错过了人行路或者步行路 ,但是科技在不断进步,这些导航工具也开始不断出现在我们周围,就像我们刚刚听到的,当然我们同样正在学习如何把信息放到那些不说话的工具中,放入这些标记和导航系统之中。


 

我们从中发现的部分结论是,我们之前以为生产和消耗的关键点,即生产出大量的产品,事实上并不能让我们在高密度环境下生活得最好,我们寻找的正是我们所希望的 那就是让事物发挥出最大的承载力,我最喜欢的例子是钻头的例子,在坐的谁家有钻头?家用型的? 我也有家用型钻头在它的整个使用寿命中平均被使用6-20分钟,这取决于你问的是谁,因此我们做的就是买下这些实际上有着数千小时使用寿命的钻头 然后用它们在墙上钻一两次洞,就把它们闲置在一边,我们的城市囤积了大量这样的盈余的能力,于是我们尝试发现运用这些闲置能力的新方法-- 比如用它烹饪或者做冰雕 甚至可以当凶器,实际上把这些产品转化为服务,我们需要的时候就可以使用的服务,这是非常明智的方法。

事实上,甚至空间本身也正在变成一种服务,我们发现人们可以共享一样的空间,用闲置的空间做些事情,建筑物就成了把这些服务聚集起来的地方,因此我们有了新设计,帮助我们把原来需要耗能的机械性设备,例如暖气和制冷装置等等,转变成无需耗能的装置。我们让建筑物采用自然采光,采用自然风降温,采用日光升温,实际上 当我们采用这些设计时,我们发现在某些情况下建筑物的节能程度可以高达90%,也带来了另一种门槛效应,我称其为“抛弃锅炉” ,如果一个建筑本身不需要靠锅炉房供暖,你就节省了一大笔资金,建筑成本也因此比之前有所降低。

当我们去削减产品消耗,削减运输消耗,削减建筑物本身能源消耗,所有这些都很棒,但是还是有些事情需要改进,如果我们想真正的成为可持续发展型城市,我们需要考虑一些不同的东西,这是一个温哥华的宣传活动,关于他们的城市是多么环保, 人们的观念里已经认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城市一定是被绿色所覆盖的 ,因此我们就有了这样的想象。


 

这些都是很好的方案,但是他们还缺少了很重要的一点,缺少的不是外表的建设,而且是背后的系统建设。比如,他们有没有对雨水进行利用,从而减少水资源消耗,水是能源集中型的,他们的设想是否包括了绿色的基础设施,以便利于雨水的下渗和利用,还可以利用生活用水,清洁过滤浇灌城市植被,这些方案是否可以回归到我们周围的生态系统中。比如,我们周围的河流恢复它们的原貌,他们是考虑到花朵的授粉 提供传粉的通道,从而让蜜蜂和蝴蝶之类的传粉昆虫重新回到我们的城市? 甚至他们是否运用了废弃物,包括食物、纤维等等物质,让它们回归土壤,并进行固碳,即在我们使用城市的过程中把碳从空气中剥离。



我想告诉大家所有这些方法不仅仅是可能,他们正在被运用着,这是非常好的事情。因为现在,我们的经济运作方式总的来说就像保罗霍肯说的那样 "盗取将来的资源,在现在进行交易,然后称其为GDP” ,如果人们仍然以透支未来的方式生活在这个星球上,资源将会很快被我们所耗尽,但是如果我们换个方式思考,我想我们可以拥有的不仅仅是零排放的城市,我们还拥有着无限的可能。